根据俄克拉荷马州的一名联邦法官, 预付费法律服务公司诉Cahill,只是通过社交媒体共享有关新工作的信息并不意味着您要邀请前同事加入您,而违反了非邀约协议。

2013年2月12日,美国俄克拉荷马州东区地方法院法官詹姆斯·佩恩(James Payne)通过了地方法院法官史蒂文·史雷德(Steven Shreder)关于原告预付费法律服务公司(Pre-Paid Legal Services,Inc.)的初步禁令动议的报告和建议。 Shreder法官等拒绝对前雇员Todd Cahill的在线活动发布禁令。为此,法院裁定,Facebook个人页面上有关新雇主的一般帖子以及邀请前同事加入Twitter的邀请均未违反Cahill的非邀约协议。

Cahill最初被聘为预付费法律服务(现称为LegalShield)的销售助理。像安利一样,LegalShield通过其 多层次营销计划。销售人员不仅会因为销售产品而获得奖励,还会因为建立自己的初级销售人员团队而获得奖励。招聘人员每笔销售的百分比应归于招聘他们的员工。

LegalShield使用受密码保护的网站跟踪每个员工“下线”(新兵网络)的联系信息和绩效统计信息。 Cahill用自己创建的Facebook私人页面补充了这些资源,以便更好地与下线中的畅销产品进行交流。

卡希尔(Cahill)在LegalShield取得了长足的发展,从销售助理升为区域经理,最终成为区域副总裁。在晋升为区域经理后,Cahill签署了一项协议,其中包括非邀约条款。

2012年,Cahill决定离开LegalShield,与一家名为Nerium的皮肤护理公司合作,该公司也是一家多层次的销售公司。尽管没有达成协议,他还是在LegalShield与其他表现最好的销售人员会面,并敦促他们在离开Nerium时加入他的行列。 2012年8月10日,卡希尔召开了一次高级同事会议,告诉他们即将离任,并邀请好奇的人向他发送有关他的新计划的电子邮件。

第二天,Cahill通过电子邮件发送了辞职信,LegalShield切断了通过其网站访问其下线的权限。除了最终在个人设置的Facebook页面上发帖外,Cahill的相关社交媒体活动仅扩展到Facebook上有关他的新工作的一般更新,并邀请了以前的同事加入Twitter。

为了回应LegalShield的初步禁令要求,法院禁止Cahill与现任LegalShield员工直接联系,因为他的亲自征询是无可争议的。然而,LegalShield案还要求法院裁定Cahill的社交媒体活动构成了不允许的招揽活动。

法院根据被告审查了卡希尔的活动’在另外两个涉及社交媒体的非邀约案件中的行为。在 增强型网络 Solutions Group,Inc.诉Hypersonic Technologies Corp.。,法院发现在LinkedIn页面上发布的职位不构成“招揽”,因为最初的联系来自“ 领英的公开门户”。被告Hypersonic公开发布了一份工作清单,一个Enhanced Network员工发现该事实并没有达到诱使的程度。

同样,在 英伟达,LLC诉DiFonzo,法院认为“friending”前雇主在Facebook上的客户并不构成不允许的招揽。法院在法庭上说:“一个人可以与其他人成为Facebook朋友,而无需诱使这些朋友改变[业务]。”

在本案中,法院比较了 英伟达增强型网络 卡希尔的行为,发现他的举动更加笼统。卡希尔在个人Facebook更新中讨论了他的新雇主,该更新是直接面向他的朋友的,并邀请前同事签署Twitter。法院认为,这两种行为都不足以构成直接的招揽行为,LegalShield也没有提供任何证据证明Cahill的职位会造成无法弥补的伤害或导致LegalShield员工更换工作。

法院没有说与传统的交流手段相反,使用社交媒体绝不是一种征求手段。法院公开了可能禁止针对或招募员工的社交媒体行为,甚至没有直接消息传递的可能性。不允许的邀约可能只是一条推文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