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4年的《证券交易法》指出,上市公司可以使用社交媒体渠道(例如Twitter和Facebook)来传播重要信息,而不会违反FD法规。 根据1934年《证券交易法》第21(a)条的调查报告:Netflix,Inc.和Reed Hastings,版本号34-69729(2013年4月2日)(“ 21(a)报告”)。 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 强调,在分析社交媒体渠道是否实际上是“公认的发行渠道”时,公司应采用其2008年解释性公告中有关在公司网站上披露重大信息的指南,包括必须向投资者提供的指南。公司将用于传播重大非公开信息的特定渠道的适当通知。

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 在21(a)报告中确认,《 FD规章》适用于上市公司使用的社交媒体和其他新兴交流手段,其适用方式与《 2008年指南》中讨论的适用于公司网站的方式相同。如果投资者已经意识到他们可以在网站上找到公司信息,则可以将其作为传播信息的有效手段。

21(a)报告指出,虽然每种情况都必须根据其事实进行评估,但要在公司法人的个人社交媒体网站上披露重大的非公开信息,而无需事先通知投资者可以使用该社交媒体网站为此,根据证券法不太可能成为可接受的披露方法。在这方面,SEC指出,通常不会假定上市公司员工的个人社交媒体网站将作为公司披露重大非公开信息的渠道。

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 在分析FD规章对任何通信的适用性时,注意到FD规章采用发布时强调了对“选择性”向偏爱的分析师或投资者披露信息的担忧,“在FD规章中对枚举人员的识别是包容性的,并且该禁令并没有助长偏itis的意图或动机。” 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 还强调,FD法规中的任何内容都不会暗示向更广泛的群体披露重大的非公开信息,包括 枚举人士和非枚举人士,但仍不构成公开披露,将以某种方式导致FD法规不适用。相反,SEC指出:“该规则明确规定,每当向包括一个或多个枚举人员的任何团体披露重要非公开信息时,都必须以符合FD规则的方式进行公开披露。”因此,每当公司通过社交媒体渠道向应征者(包括更广泛的收件人)进行披露时,公司都必须考虑该披露是否牵涉FD法规,包括确定披露内容是否包括重大的非公开信息,以及是否如果发行人未选择提交8-K表格,则将以“合理设计向公众广泛,非排他性地分发信息”的方式传播信息。

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 根据2008年指南中对“推送”技术(例如电子邮件警报,RSS提要和交互式通信工具,例如博客)的引用,认识到社交媒体渠道是这些概念的扩展,因此该指南应在社交媒体渠道中平等地应用。鉴于可能通过社交媒体渠道(例如Facebook和Twitter)进行“直接和即时交流”,SEC希望公司检查这些渠道是否是公认的发行渠道。 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 特别强调,有必要采取措施向市场发出警报,告知公司公司打算使用哪种形式的传播方式来传播重要的非公开信息。 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 指出,如果没有此类通知,投资公众将不得不跟上“不断变化和扩大的潜在披露渠道范围”。发出通知的方式包括:(1)在公司网站上的定期报告和新闻发布中进行引用,以及披露公司在该网站上定期发布重要信息,以及(2)在公司网站上进行披露以标识特定的社交网络。公司打算用于传播重大非公开信息的媒体渠道(从而使人们有机会订阅,加入,注册或查看该特定渠道)。

根据SEC的指导,公司应考虑是否在FD法规政策中专门解决社交媒体的使用问题,包括是否应实施禁止,限制或编辑监督来规范那些有权为社交媒体代言的人对社交媒体的使用。公司。随着与股东,分析师和其他人互动的方法不断发展,这将仍然是一个不断发展的领域,必须对其进行持续监控。与《 2008年指南》一样,公司可能无法以消除传统的公共传播形式的方式来执行《 21(a)报告》的指南,但该指南可能会为使用社交网络的公司提供更多的安慰媒体来补充其他更传统的交流形式。公司应仔细评估哪些社交媒体渠道可能对交流信息有用,并开始提供通知,告知有关公司的信息可能会在这些社交媒体渠道上找到,同时将这些渠道用作常规信息来源。同时,公司应建议个人管理人员,董事和员工注意,在社交媒体渠道上发布有关公司的信息可能会牵扯到FD法规,因此,这些人在通过社交媒体进行交流时必须谨慎行事。